Skip to content

日本无码秋葵视频app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打定主意之后,元嫔将燕文渊打发走,命人去打探燕皇此刻所在的地方。

而她自己,则施施然坐到了梳妆台前,让侍女重新为自己上妆。

她虽然早已不再年轻,但是这张脸经过精心修饰之后,还是有几分明媚的颜色。

为了配合这妆容,她重新挑了一件绯霞色的纱裙宫装,也不管此时是寒冬腊月,就这么穿上了这初夏时节的衣服,只为了显示出袅袅婷婷的身姿和若隐若现的朦胧感。

打扮好之后,元嫔在铜镜前仔细打量着自己,直到确认万无一失,这才迈开细碎的步子,仪态万方地朝着燕皇此刻在的寝殿而去。

这一次,她顺利的见到了燕皇。

只不过,此刻燕皇正在看什么东西,哪怕是元嫔来了,也并未挪开自己的视线,只闷声问道:“什么事?”

元嫔靠近了些许,轻声软语道:“陛下,嫔妾有一事,想要禀报陛下。”

“说。”

“陛下,嫔妾今日来说这些,并非是心疼文渊,实在是心中有隐忧,若是不告诉陛下,心里实在不安。”

燕皇这才抬起头,道:“到底要说什么?”

嫩白如玉mm洗澡前的调皮一幕

元嫔近前一步,道:“陛下,文渊原本是要跟随大皇子去办差事,却被铭王殿下留下了,此事,您可知道?”

“哦,这件事朕倒是不知。不过,凌寒既然这样做了,想必是事出有因,没什么的。”燕皇轻描淡写道。

说完,他重新低下头,继续看着手里的什么东西。

元嫔拼命想往燕皇看的东西上瞄,可燕皇拿得隐秘,上面的字她一个也没看到。

只是,她刚刚问的话,也是一种试探。她料定了燕皇这一次让几个皇子之间互相比试,是为了选定下一任的太子。太子之位,能者居之,这就是比试的意义所在。

既然是选定皇子这么大的事情,就不能儿戏。可这么大的事情,燕皇竟是不知,那燕凌寒此举,岂不是欺君罔上?于是,元嫔愈发沉下心来,道:“陛下,嫔妾以为,文渊和各位皇子出去办差,可以增长不少见识。但是眼下铭王殿下断了他这条路,实在是不该。文渊还小,须得学习不

少本领,可铭王殿下这样做,臣妾不得不往坏处想了。”

说完,元嫔故意停顿了一下,等着燕皇发问。

只有他问了,就说明他心中也有疑虑,这样她才好进行下一步。如果他不问,就说明他对燕凌寒非常信任,那么接下来的话,她若是说了,无疑是找死。

事情的真相没有出现之前,她不会贸然行动,须得走一步,看一步。

然而下一刻,燕皇抬起头,道:“说说看,是怎么想的?”元嫔喜出望外,当即将自己打算好的内容说了出来:“陛下,嫔妾并不否认,铭王殿下是一个很有本事的人。但大渝内外,事务繁多,凡事自然不能靠铭王殿下一人,须得他这几个侄子帮衬着。可铭王殿下此次不让文渊前去办差,似乎不大妥当。嫔妾是女子,有个妇人之见,会不会是铭王殿下为了独揽大权,故意不让文渊和这些皇子们学

本事。这样一来,大渝自然离不开他。”

听到元嫔的话,燕皇有几分怔愣,好半天没缓过神来。见状,元嫔心中大喜,觉得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于是,她趁热打铁,道:“陛下,若是这些个皇子们个个资质平庸,那未来的大渝,铭王殿下岂不是要只手遮天了。嫔妾

私以为,这江山是陛下的江山,铭王殿下此举,是万万要不得的。”

“今日这话,有些道理。日后,朕会注意的。但是这样的话,不可再对旁人说。”

“是,陛下。”元嫔应声,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

她,成功了!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之间的关系,从来都不是亲密无间的。只要用心经营,总能发现其中的嫌隙,再加以利用,这嫌隙就会愈发增大。到了关键时刻,这越来越大的嫌隙就

会派上用场。

那日她在梅园中偷听到的内容,看来是真的,若非如此,后来陛下也不会随便找个理由将皇后禁足了。

看来,这一步,她赌对了。

想来,人的一生中,总有一些至关重要的时刻,只要把握住了这个时刻,以后的一切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这一刻,元嫔心中狂喜万分。在帝王更迭之时,是最紧要的时候,她若是走对了,她的儿子就是未来的大渝之主,而到了那时,她自然是呼风唤雨,要什么有什么,再也

不用仰人鼻息,再也不用屈居人下,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何等的畅快自如!

一时间,元嫔心中的如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这时,燕皇看了看她,道:“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没、没了。”元嫔忙反应过来,说道。

“既然如此,就先回去吧。刚好文渊不用去办差,就好好陪陪他。反正也快过年了,去不去的,也没什么。”

元嫔忙应声,之后便告退出去。

只是,走出去的时候,她只觉得脚步虚浮,似是踩在软软的棉花上,那一颗心激动得几乎要跳出来。

哼,如今这铭王再嚣张又能如何,属于他的时代,很快就过去了。而属于她的儿子燕文渊的时代,才刚刚开始。

那么接下来,她要将她的儿子一步步扶上储君之位!

等着看吧,只要她耐心筹谋,这件事定能达成!

想着这些,元嫔心中异常激动,急匆匆回了自己的宫院。

而这一日,燕皇下令,解除了皇后的禁足,给出的理由是如今分封在各地的王爷都已经进京朝见,未来一段时间宫里会有大大小小的宴会。

如此一来,宫中的各项事宜自然需要皇后才操持,再者说,如今年关将至,总把皇后这么禁足着也不好。

总之,对于解除皇后的禁足,燕皇给出了充分的理由。只不过,在解除皇后禁足的诏令上,燕皇另外加了一句话,倒是令人有些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