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幸福宝视频app污下载丝瓜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原本,燕皇就在铭王府中等得心急火燎,听到有人禀报说赫云舒回来了,他当即就大步出门,刚好和赫云舒走了个面对面。

赫云舒春风满面,道:“皇兄,这般火急火燎的,是为何?”燕皇皱了皱眉,觉得依赫云舒的敏锐,不至于被蒙蔽,可看她现在的表情,又不像是知道了什么,于是,他脱口而出道:“凌寒与那姓温的要比试文才的事情,可知道?

“我知道啊。”赫云舒轻描淡写道。

这下,燕皇彻底惊讶了,他狐疑道:“知道?”

“对啊,我知道。”赫云舒点点头,确认这一点。

这下,燕皇就不是惊讶,而是诧异了:“知道,那还能笑得出来?”

赫云舒哑然失笑,道:“瞧皇兄这话说的,我怎么就笑不出来了?”

燕皇又走近了一些,道:“弟妹,可听清楚了,我是说凌寒要与那姓温的比试文才,不是比试功夫啊。”

“我听清楚了,皇兄。”

恰好这个时候,燕凌寒抱着两个孩子赶了上来,正与两个孩子有说有笑,气氛很是融洽。

白嫩如玉网球美女图片

燕凌寒瞧见燕皇,道:“皇兄,在宫里不是把话都说完了吗?怎么又追到我家里来了?”

燕皇瞪了他一眼,道:“走,我不与说。我与弟妹有话说。”

燕凌寒回瞪了燕皇两眼,道:“皇兄,这话就奇怪了,与我的王妃有话说,却让我避开,这是何道理?”

听罢,燕皇愠怒道:“走开,这个千年大醋精,怎么连我的醋都吃?快走!”

燕凌寒瞥了他一眼,抱着孩子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目送燕凌寒离开之后,燕皇随口问道:“瞧着灵毓和恭让都挺高兴的,们这是做什么去了?”

“哦,这个啊,刚刚我们去赌场了。”

“赌场?”瞬间,燕皇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有带着孩子去赌场的父母吗?

燕皇勉强咽了一口唾沫,暂时忽略这个问题,转而问道:“好端端的,带着两个孩子去赌场做什么?”

“皇兄,这就不知道了。今日在赌场之中,最热门的赌局就是赌夫君与那姓温的比试文才,谁会赢。”

听到这话,燕皇忍不住笑出了声,道:“还有这么傻缺的赌局?这赌局还用说么?肯定是凌寒输!”

“皇兄,对夫君,要有信心一点。”

燕皇瞪大了眼睛,像是不认识赫云舒似的:“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大明白。”

“皇兄,夫君是一个从来不会让人失望的人,所以,这一次,就相信他吧。”燕皇退后了两步,尔后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儿,自言自语道:“我还想着是个通透的,来与说道说道。看来,这情之一字,的确是害人不浅。所谓情人眼里出西

施,想必说的就是如此了。但是弟妹,也得先看清楚,眼前这人到底是西施还是东施啊!这般把东施看成西施,是会闹笑话的。”

这下,赫云舒就明白燕皇的来意了。

他是想让她劝劝燕凌寒,稍微用一些手段,避免参与明日的比试。

赫云舒直言道:“皇兄,或许,真的应该相信夫君一次。这样吧,皇兄若是真的不放心,明日便亲临陶然亭,在一旁观战。”

燕皇捂了捂自己的眼睛,道:“还是不了。不过,弟妹,真的确定,就放任这件事这么发展下去么?”

赫云舒点点头,无比确认道:“皇兄,夫君从来都是一个坦坦荡荡的人,做不来蝇营狗苟的事情。让他在比试之前算计那姓温的,他不会做的。”

“可这也得分情况啊。凌寒是在金銮殿上立了军令状的,若是他输了,就要交出十万亲兵的指挥权,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对啊,皇兄,这不是一件小事。那就更应该相信,夫君他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既然同意了这次的比试,那就说明,他心里是有底的……”

燕皇打断赫云舒的话,道:“罢了,弟妹,我不与说了,已经被凌寒洗脑了,无论我说什么,也不会相信的。”

“皇兄,是不肯相信夫君。是不相信,他是一个有文才的人。”

“弟妹,说这话,自己信吗?”

“当然。”赫云舒笃定道。

听赫云舒这样说,燕皇突然泄了气,他突然意识到,无论他说什么,赫云舒也不会赞同对那姓温的做些什么的。

于是,他颓然转身,便准备离开。

赫云舒看着燕皇的背影,突然说道:“皇兄,如果真的在意与凌寒的兄弟感情,就不要背着他做什么。”

她知道,依着燕皇的固执,就算是她与夫君不同意做些什么,燕皇还是会做的,故而,她说了这样一句话。

燕皇的身子震了一下,停在了原地。

见他如此反应,赫云舒就知道,她猜对了。

很快,燕皇迈步,大步流星地离开。

赫云舒则转身,回了内院。

燕凌寒正与孩子们玩闹,很是开心。

“皇兄他是真的很担心。”

燕凌寒冲着赫云舒笑了笑,道:“我已经与他说过了,让他放心,只可惜,他不信我。”

说话间,赫云舒的手攀上了燕凌寒的肩膀,道:“所以啊,兄弟,该是证明自己的时候了。”

燕凌寒笑笑,没再说什么。

这一日,相较于外面的纷纷攘攘,铭王府之中,却是一派安宁。

对于这一家人而言,生活和往日并没有什么不同。孩子们照常练功夫,大人照常看孩子练功夫,吃饭、睡觉,和从前别无二致。

这一日的时间很快过去,第二日,陶然亭外,围着黑压压的人群,都在等着围观这场比试。

因为到场的人太多,最终,为了安全,京兆尹的人不得不出动了许多衙差来维持秩序。

纵然如此,人们还是源源不断地涌过来。在他们看来,虽然这场比试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但是,能借着这个机会旁观铭王殿下的风采,也是不错的。

当然,在这其中,也不乏等着看燕凌寒笑话的人。

后来,来的人越来越多,京兆尹的人不够用,又去九门提督那里借调了许多的兵马。很快,在众人的瞩目中,燕凌寒与温先生缓缓步入陶然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