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麻豆传媒女刺青师福利视频

“呀——!”

外滩剧场舞台,人鱼表演的水箱内,临时出演人鱼的杂技团女孩尖叫地逃出水面,随着灯光亮起,染红的水箱里浮起一具尸体。

凄惨的一幕彻底摧毁了这场演出,所有观众都被吓得站了起来,一直暗中监视的警察们则匆忙跑上了舞台。

“怎么回事?”

“别动!都别动!谁都不能出去!”

一名刑警爬上水箱,面色凝重地揭开尸体脸上戴着的面具。

又是枪杀,而且舌头还被割掉了。

死者是杂技团的洋女人,这几年一直负责人鱼表演,只是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会临时换人。

“快把法医叫来!”

“凶手应该还在这里,封锁住出口!”

高成第一时间跑到舞台前面,却和其他人一同被拦了下来,只看到水箱里刺眼的红色还有穿着戏服的尸体。

这里不是东京,他没有参与调查的权利,只能隔着人群查看水箱周围。

暖暖清新的小性感

尸体出现得有了突然,按理来说应该是掉进去,可水箱周围并没有被溅出的水打湿……

高成视线转向水箱旁为了装饰舞台而垂下的一根根彩色绳索,刚才表演时这些绳子似乎和后面的布景连在一起,反向升降。

想要在灭灯换布景的时候让尸体突然出现在水箱里,似乎只有通过这些绳子。

高成越过警察迅速扫视现场。

凶手应该就是杂技团成员没错……

“警官!”听到动静的藤堂慌慌张张赶到舞台,“怎、怎么样?”

“现在要对整艘船进行搜查,包括船上的所有人。”

警察对藤堂这个负责人没什么好脸色。

本来已经发生过命案,外滩剧场是不应该继续演出的,这家伙一意孤行造成了这么大的麻烦。

现场人员实在太多了,光是搜身都要花不少时间。

高成和毛利大叔几人一起排队等待搜查,园子小声说道:“西村小姐说,这个星期警察都有过来调查,怀疑唯一没有不在场证明的团长儿子是凶手,只是一直没找到凶器。”

“手枪吗?”高成看到警察使用了金属探测器。

“嗯,好像是一把美式护身手枪,才巴掌大小……”

“我们的人一直在外面,所以犯人没有将凶器投向江里的可能性,”杂技团后台,一名警员向带队调查的李警官汇报道,“并且没有外部入侵的任何迹象,观众都是检查完身体才让离开,剧场里面也都部搜查过,没有找到任何凶器……”

“要我说,”毛利大叔将一切看在眼里,大概猜出了现状,“这里的安检也太糟糕了,居然三番两次让人带枪进来。”

“不是带枪进来,而是那把枪一开始就在这里,”高成摇头道,“不管是一个星期前,还是这一次,凶手使用的都是同一把手枪。”

李警官正好从旁边经过,听到了高成几人说话,同样用日语质疑道:“你说是同一把手枪?怎么可能?一个星期我们就仔细调查过了,虽然和这次的凶器是同种型号手枪,但应该被犯人从厕所窗户扔进了黄浦江……”

“可是你们这次也没找到不是吗?”高成转换成中文起身说道,“总不能这次也扔进江里了吧?”

“这个……”李警官不顾上多想高成标准的普通话,脸色有些难堪。

外面有警方的人守着,当然没人从窗户扔东西。

“只要鉴定下就知道了,”高成分析道,“如果凶手要另外准备一把枪的话,第一场杀人中的手枪根本不用藏起来,丢在现场就是了,之所以找不到,是因为凶手准备藏起来继续使用。”

“听起来很有道理,”李警官皱眉道,“事实就是船上根本就没有凶器……”

“只是没找到而已,”高成忍不住请求道,“警官,可以让我协助调查吗?或许……”

“无关人等不要妨碍办案,”李警官视线在高成脸上顿了顿,“你是城户高成对吧?我在日本研修的时候听说过你,可是这件案子没有你插手的余地,这里不是东京。”

高成不太意外地目视着警察离开。

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能自己收集线索了,好在杂技团里有自己人。

演出草草收尾,船上马戏团众人也显得异常阴沉,即使警察已经离开也不见好转,就这样过了一晚。

第二天。

“大家都觉得是鱼人的诅咒,”中华路一家临江饭店,西村志保心事重重解释道,“杀害团长时的面具是春,然后这一次是夏,后面还有秋冬……”

“西村小姐,”高成打断问道,“鱼人的诅咒,还有四兰复仇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们也知道了吗?”西村志保没有隐瞒,“四兰是这里以前的团员,六年前被提拔为鱼人游戏的主角,因为她潜在水里能超过5分钟,鱼人游戏这个项目很快就大受欢迎,成了压轴戏,加上本身就很漂亮,四兰成了杂技团首席明星,可是……”

“可是?”

大叔还沉浸在高成会中文的打击中,没能缓过劲来,连一直想吃的大闸蟹都没动筷子,听到“漂亮”才转移注意力。

“有一天公演完毕后,”西村志保可惜道,“四兰的卸妆水被人换成了浓硫酸,半边脸都被烧伤,之后她再也没在大家面前出现,直到用一把小手枪在黄浦江边自杀,留下了诅咒的咒语,到现在尸体和手枪都没有找到。”

园子和小兰两个再一次抱在一起:“咒、咒语啊……该不会四兰的鬼魂来复仇了吧?”

“虽然还不太清楚,”西村摇头道,“不过团长的死和诅咒一模一样,而且当天四兰过去用来表演的春夏秋冬四个面具也都不见了。”

说着西村打开手机照片道:“这就是四兰留下的诅咒。”

照片里是稍显诡异的血字,看起来似乎有着莫大的怨气。

“鱼腹肉身夭,深海冤魂叫,春雷左耳绞,夏炎一舌销,秋岚右眼掏,冬寒肌肤焦,梨园天火焚,僵尸冤仇报……”

高成留了一张照片备份。

春、夏诅咒的确符合,园子两个吓得瑟瑟发抖,不过在他看来,显然只是有人借用了这份诅咒而已,为了隐藏自己的真实动机。

总体来说有很多问题。

第一起案件他不清楚,但这一次犯人留下了不少痕迹。

现场存在不少血迹,都是因为犯人强行搬动尸体所致,警方暂时还没有注意到,那就是犯人为什么要如此大费周章地搬动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