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荔枝宝宝app全面上线

“呱呱——”

飞扑扇动翅膀的的乌鸦叫声下,高成跟着左边的女仆进入东厢房。

“在这栋宅邸里面,如果不遵守惯例的话,事后都一定会遭致灾难……因为这里,就是诅咒假面栖息的宅邸……”

双胞胎女仆的话语让高成心里毛毛的,看着别墅内部的装饰也开始觉得阴森森的,特别是墙壁各处挂着的面具,看着格外诡异。

“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苏芳老师向来就有收集面具的嗜好,”女仆带着众人上楼道,“我现在去放行李,请几位暂时先在假面厅等候。”

“假面厅?”

二楼楼梯边,推开一扇门后,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是连接东西厢房之间的房间,正好松平守等人也从对面进入大厅。

长良遥脱掉了外套后露出一身紫色长裙,倒有了点占卜师的样子。

“抱歉啊,城户侦探,”片桐正纪朝高成笑道,“我还以为是毛利先生的儿子,没想到你就是另一位名侦探城户高成。”

“没什么。”高成只能干笑。

好像每次都要被大叔这家伙占便宜……

大美女萌萌唯美清纯可爱

假面厅里到处都陈列着面具,普通的,渗人的,简直就像是一个面具博物馆,这里的主人苏芳红子爱好还真是怪癖。

就是不知道这次会发生什么事件。

在场这些人都看不出有什么异样,唯一的线索也就只有那封“诅咒假面”的恐吓信。

也许一场可怕的杀人案正在这栋诡异的别墅里酝酿着……

“这些是?”柯南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大厅两旁红色幕布拉开,数百副同样的白色面具展现在众人面前,一张张空洞的笑脸吓了众人一跳。

“怎么会有这么多?”

“这些全都是萧布尔的假面。”一位高贵的老妇人出现在门口,银灰色头发,红色披肩,虽然面容苍老,隐约间却还是有着风韵,旁边还跟着一位戴着眼镜的短发女子。

“您是苏芳红子女士啊!”毛利大叔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各位肯大驾光临真是蓬荜生辉,”老妇人笑容灿烂地走到大叔面前,“您觉得怎么样?我最得意的收藏还可以吧?”

“这……”

“这些就是传说中由西班牙雕刻家萧布尔康德雷斯死前完成的两百副面具……”

占卜师长良遥目光微紧地看着墙壁上清一色的白色面具:“诅咒假面吗?”

“请问一下,”大叔奇怪道,“诅咒假面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因为萧布尔是个悲剧型雕刻家,他虽然天赋异禀,却掉进眼红他的兄长设下的陷阱里,地位、名声甚至财产都被抢得一丝不剩,绝望的他从那以后好像被什么东西附身一样,不停地雕刻这些面具。”

苏芳女士炫耀般地声音压抑道:“就在他刻完了第两百个之后,竟然自己结束了生命,当时散落在他遗体周围的这些面具,全都沾上了血迹,就好像在吸食他的鲜血一样……”

“不只是这样,”长良遥幽幽道,“后来这些面具分别散落到不同人的手里,持有这些面具的人也好像受到诅咒般,最后大都以悲剧终了。”

“可是苏芳女士却把这么多面具全部收集了,”高成对传说嗤之以鼻,随手拿起一个面具打量,“不怕出什么事吗?”

老妇人笑了起来:“这点您不用担心,我早已请法力高强的灵媒将这些面具的诅咒全部封印起来了。”

“灵媒?”高成瞥了撇嘴。

柯南世界里的什么灵媒什么驱灵师阴阳师的,好像还真不少,都是些骗钱的家伙,实在上不了台面,偏偏还真有苏芳红子这种人愿意相信。

不过通常有诅咒传说的的确很容易出事,因为犯罪者也喜欢拿诅咒传说之类的来掩盖罪行。

“其实现实世界里,人类的邪念要比诅咒还要可怕得多,”高成转向毛利大叔道,“对吧,大叔?”

“啊,”大叔反应过来,从怀里取出恐吓信,“老实说,我们在来这里的半路上被一颗树挡了路,那棵树上还订了这张纸。”

“这是……”

其他几人诧异道:“我也收到了同样的一封信啊。”

“我也是。”

“我们公司也收到一封奇怪的信件。”一名带着墨镜的黄发青年走进大厅,手里还拿着一个信封。

“冬矢?”苏芳红子轻声责备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到啊?”

“我正在全国巡回表演,稍微迟了一点,您就别计较了。”

黄发青年一点都不见外,轻笑着将信封交给苏芳红子:“信上没有注明寄件人姓名,只写了收信人是苏芳老师,字也很奇怪。”

“这是为了隐藏字迹特意写得很工整。”

毛利大叔征求同意后,打开信封,抽出一张恐吓信件。

“今天晚上,诅咒假面将会吸食鲜血……诅咒假面的使者上?”

“啊?”大叔脸色一变,慎重道,“苏芳女士,我看这件事还是报警吧!”

“我倒认为不用把它放在心上,”苏芳红子不以为意道,“自从我开始从事慈善事业一来,类似这样的恐吓信件从来没停过。”

高成看着恐吓信没有说话。

有时候就是这么没道理,毛利大叔或者说柯南是不是瘟神不好说,但总是卷入事件是没错的。

这位苏芳红子想得太好了点。

……

享受过一顿豪华晚饭后,屋外又飘起了细雪。

毛利大叔被苏芳红子单独叫到三楼房间。

“毛利先生,我想请您帮忙调查一件事。”

“要找出那封信的寄件人吗?”

“不是,”苏芳红子端着酒杯道,“事实上,我是想请您帮我详细调查二十年前片桐先生太太的车祸意外,事成之后给您200万,您看如何?”

大叔唰地站起身:“啊?200万?!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别墅大厅,高成站在窗户边,默默看了一会雪景,视线扫过聚在一起欢笑出声的众人。

除了他们这些被邀请来的宾客,别墅里还有苏芳红子与其秘书稻叶和代,旗下公司里相当受欢迎的摇滚歌手,蓝川冬矢。

光凭这些身份看不出什么问题。

苏芳红子15年前开始从事慈善活动,这次也是要为车祸意外中失去家人的儿童举办慈善晚会。

最初起因是由于20年前照顾苏芳红子起居的好朋友撞人逃逸,蓝川冬矢就是那位好朋友自杀后留下的儿子,得到苏芳红子援助才渐渐有今天。

那次车祸事件似乎对苏芳红子影响很深,十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帮助因车祸造成的孤儿独立。

高成答应参加慈善晚会也是觉得有利于自己的发展。

总之,根本看不出苏芳红子有什么值得杀害的,也没什么遗产纠纷。

难道是苏芳红子自己作得一场戏吗?

围绕诅咒假面炒作扩大影响,对红艳演艺公司来说当然是件好事,一周后的慈善晚会说不定也会更加有知名度。

这样一想,别墅里古古怪怪的规定还有苏芳红子奇怪的举止似乎都能够说得通。

“对了,大叔,”高成走向和长良遥在一起的毛利大叔,“刚才苏芳女士把你单独叫过去,是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啊。”大叔警惕道。

“真的没有?”高成一脸狐疑。